跟楼市一样疯狂动辄上亿第三方支付牌照买卖市场

时间:2016-10-08 16:08 点击:

  据亓新刚介绍,涉及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居间服务至少要涉及四到五方,包括买方、卖方,作为居间服务撮合平台的公司,以及一到两个自然人“掮客”。根据居间过程贡献度不同,居间公司通常拿“大头”。“如果涉及三个中间人,那么分成比例可能是6∶2∶2,但每一单的情况也不尽相同。”
 
  刘庆还记得第一笔成功的案子中,整个居间费是牌照交易价格的5%,大约1000万元。但由于中间的“掮客”就有四五个人,最终他拿到的收益是3%,其他2%分给了其他人。“中间环节越多,利益分配越复杂,成功率大打折扣。”据刘庆透露,迄今为止的成功交易有5个,而没有谈成的案例中,70%以上是由于涉及的中间人太多,相关方在利益分配上无法达成一致。
 
  记者在网上的一份申请变更需提交的资料中看到,需要新持牌企业提交央行的内容就包括拟从事支付业务的市场前景分析、处理流程及相关业务资金流转情况、技术实现手段、风险分析及其管理措施、经济效益分析等。
 
  进入2016年以来,已有十余家企业通过全资收购或入股的方式获得支付牌照,交易价格均在数亿元以上,累积交易金额已近百亿元。
 
  自央行去年8月以来对支付牌照发放持续收紧后,市场上的存量正在成为稀缺的“抢手货”。薄薄一张纸,目前的叫价已在2亿~6亿元不等,与去年同期相比,涨幅最高的逼近8倍。即使一纸万金,却挡不住买家的趋之若鹜。
 
  而由此催生出的并购需求,不管对买卖双方还是居间人,都已成为一桩一本万利的好生意。
 
  “倒壳”成热门生意
 
  “8个亿!”刘庆在电话那头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讲起刚刚接触的一个拥有全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卖家开价时,自己都表示不可思议,“要知道这只是一个净牌照的价格!”
 
  刘庆是金融资源对接平台网融并购的CEO,专门从事主板、新三板、支付牌照居间服务以及其他类型的并购资产,由于运作的各类壳资源达到五六百个,刘庆也被行内称作“壳王”。
 
  刘庆从2015年年初开始涉足支付牌照居间,到了年底才做成第一单。彼时一家民营企业找到他,经历近一个半月的洽谈,最终以两亿元价格成交,牌照类型为互联网支付。
 
  进入2016年,刘庆明显感觉到支付牌照价格一路走高。据他透露,2015年初,一张互联网支付牌照,叫价在5000万~8000万元不等,年底时就达到一两个亿,而现在已超过4亿元,翻了8倍。
 
  北京丰瑞祥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品牌负责人亓新刚接触牌照居间服务更早。“2014年一张全牌照净价大约1亿~2.5亿元,基本给钱就卖。”
 
  牌照价格的水涨船高也催生了居间服务的火爆,据刘庆透露,类似他这样的居间机构目前在全国约有百余家。居间服务的价值很难量化,主要在于设计交易流程、进行资料标准化,从中进行公关运作以保证并购顺利完成,如果撮合成功,可以得到不菲的居间费用。
 
  但央行审批的流程有快有慢,亓新刚告诉记者,这一流程短则一两个月,长则八九个月,有的企业由于本身经营情况、提交资料等问题还可能被打回修改,因此交易周期存在不确定性。
 
  牌照争夺的背后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公开报道中涉及第三方支付的并购案例已超过14起,包括海立美达收购联动优势、宏图高科收购国采支付,以及近期恒大收购集付通、美的收购神州通付、新力金融收购海科融通、宏磊股份收购广东合利等。
 
  而更多的牌照买卖与收购则是在远离大众视线外悄然进行。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央行发放的第三方支付牌照共计267张。而据业内人士透露,其中进行过股权变更的机构已经超过80%,有些牌照的归属方甚至已多次变更。
 
  据刘庆介绍,去年以来经其手挂出的支付牌照已有79张。在刘庆运作的并购业务中,第三方支付牌照的价格和居间费用仅次于主板“壳”,远远超过了新三板和其他类型的并购资产。据其透露,相比其他壳类资源,支付牌照显得更受欢迎,“一张牌照放出来,多的时候同时有十几家在谈。而且几乎没有什么讨价还价余地,是彻底的卖方市场。”
 
 
     本文来源:青州市百大绿源温室工程有限公司   http://www.qzbdly.com